当前位置:蚌埠高新区杨香露香酥牛奶棒店社会命案2逃犯改名18年后落网 杨立民个人资料介绍
命案2逃犯改名18年后落网 杨立民个人资料介绍
2022-10-01

2000年1月28日下午5时许,因生意竞争,黑龙江桦南县的闫文臣伙同另外4人将李少松杀害。案发后的两年内,警方先后抓获3人,另2名嫌犯闫文臣与杨立民出逃,多年来像人间蒸发一样,杳无音信。

直至2017年和2018年,通过黑龙江省公安厅龙警云人像识别系统,闫文臣与杨立民分别落网,闫文臣冒用他人身份,办理了新身份落户深圳经商;杨立民在被通缉后改名,三次迁移户籍,成功将身份漂白。

11月6日,被害人李少松的妻子张纪宏对上游新闻记者表示,凶手的身份究竟如何漂白的,至今仍存在疑问,希望相关部门对此事进行彻查。

此外,就5名凶手之一的陶龙被判处包庇罪,张纪宏一方认为对陶龙认定为包庇罪定性错误,应当以故意杀人罪追究其刑事责任。近日,张纪宏已向黑龙江省高级人民法院提出再审申请。

1 20年前,男子自家干洗店内被杀害

2000年1月28日,黑龙江省佳木斯市桦南县发生一起命案。闫文君在当地经营一家干洗店,与同样经营干洗店的李少松为竞争对手,闫文君认为李少松抢了自家生意,由此产生矛盾。

闫文君的弟弟闫文臣便想帮哥哥出气报复李少松,伙同杨利辉、杨立民、魏斌、陶龙去干洗店行凶报复。案发当晚,杨立民、魏斌二人持刀将李少松夫妇打倒在地。李少松的妻子张纪宏受轻伤后获救,李少松抢救无效死亡。

从此,张纪宏带着两岁的儿子踏上了追凶之路。

11月5日,张纪宏回忆说,案发当天,她与丈夫如同往常一样在店里干活,未感觉到任何异常。下午5点左右,张纪宏正在熨衣服,一高一矮两个男子来到店内找李少松,矮个男子进屋便凶神恶煞地问:“老板呢?让他出来。”

张纪宏感觉不对劲,警惕地说,“找老板什么事,你认识他吗?”这时矮个男子从上衣里掏出一把刀说“你看这是啥”,边说边用刀往张纪宏胳膊和腿上比划。见此场景,张纪宏紧张地边往后退边说,“你要钱,我给你钱。”

此时发现异常的的李少松手里拿着挂衣杆走了出来,矮个男子二话没说,直接持刀捅刺李少松。厮打过程中,两名男子持尖刀刺中李少松的胸部和腹部,随后逃离现场。

回忆起案发过程,张纪宏至今仍心有余悸,“我家干洗店到医院就5分钟的时间,到医院,人已经抢救不过来了。”

经鉴定,李少松被他人用锐器刺胸、腹部,致肺脏、肝脏损伤失血性休克死亡。

2 3凶手先后被捕获刑,2嫌犯“人间蒸发”

一高一矮的两名行凶者分别是杨立民和魏斌,二人各捅李少松一刀。逃离现场后,二人将凶器交给在外接应的男子陶龙。

张纪宏称,事后了解到,参与此事的还有闫文臣、杨利辉二人,在这起有预谋的杀人犯罪中,二人承担了组织者的角色。案发当日,闫文臣、杨利辉、杨立民、魏斌、陶龙等5人一同来到干洗店附近,杨利辉先进入干洗店内踩点,确认李少松在店内后,便交给杨立民和魏斌一人一把刀,指使二人行凶。闫文臣要求杨立民和魏斌两人速战速决。行凶次日,得到李少松的死讯后,杨利辉、闫文臣、杨立民共同打车到佳木斯市,此后便分别潜逃。

案发后,仅魏斌一人因涉嫌故意杀人被刑拘,其余4人均逃匿。半年后的2001年4月,陶龙被抓。同年11月20日,佳木斯市中级人民法院以故意杀人罪判处魏斌死刑;以犯包庇罪判处陶龙有期徒刑2年,缓刑2年。

2002年8月,另一名在逃的嫌疑人杨利辉被警方抓获。2003年3月25日,佳木斯市中级人民法院以故意杀人罪判处杨利辉无期徒刑。

至此,5名行凶者中除三人获刑外,杨立民与闫文臣二人在逃,多年来就像人间蒸发一样,杳无音信。

3 受害者妻子:抓不住凶手死不瞑目

李少松与张纪宏于1997年结婚,同年儿子出生,婚后二人共同经营着一家干洗店,一家三口的日子过得幸福自在。2000年,李少松被害时仅25岁。

李少松的母亲因承受不住丧子之痛,在李少松被害后第三年去世,原本幸福的一家变得支离破碎。

李少松的遇害也成为家人永远难以抚平的伤痛。案件发生后,一家人便踏上了追凶之路。原本张纪宏与公公一起反映情况,之后公公身体不好,便由张纪宏继续找相关部门反映情况。

张纪宏说:“这几名凶手一定要都抓住,否则我们死不瞑目。”张纪宏说,唯一对不起的就是儿子,“出事后,干洗店也没法经营了,靠积蓄寻找凶手,连儿子的幼儿园学费都交不起,儿子长期无人看管,经常受欺负。”后来由于经济原因和厌学情绪,初中毕业后儿子就辍学了。

几年前,张纪宏听说有人曾在大连见到过杨立民,她便带着儿子跑去大连寻凶手。张纪宏说:“经常幻想有一天能在街上碰见他,报警把他抓起来,告慰丈夫的在天之灵。”

张纪宏掌握到的嫌疑人信息寥寥无几,只听说嫌疑人在大连出现过,其它一无所知。寻找凶手无异于大海捞针,时间过去多年,再无任何关于嫌疑人的消息。

4 嫌疑人改名迁户南宁,民警被判玩忽职守罪

案发后,公安机关迅速将杨立民列为网逃,并组织抓捕,但始终没有进展。直到2017年,桦南县公安局通过黑龙江省公安厅人像对比系统,发现广西籍居民杨志远与杨立民的头像相似度极高。

2017年8月29日,桦南县警方在深圳将杨志远控制。经审讯,杨志远正是杀人在逃的嫌犯杨立民,冒名杨志远的身份在深圳打工。

根据佳木斯市公安局刑事技术支队制作法庭科学DNA鉴定书证实,杨立民(曾用名杨志远)与其母亲等15个基因座符合单亲遗传规律。

据杨立民交代,其杀人后潜逃至深圳,2002年,在深圳某人才市场花5500元找人做了名为杨志远的假身份,户籍地桦南县林业局,此后一直用此身份。2013年又找到为其办假身份的男子花1500元,将户口迁移至广西南宁其妻户口所在地。

2019年7月5日,黑龙江省佳木斯市中级人民法院以故意杀人罪判处被告人杨立民无期徒刑,剥夺政治权利终身。

对于杨立民成功将身份漂白后长时间逃避法律制裁,张纪宏表示,“是谁帮助杨立民将户口迁走的,至今都没有个说法。”

记者注意到,杨立民真实的出生日期是1975年6月11日,户籍地为黑龙江省桦南县桦南镇。2000年3月8日,杨立民因涉嫌故意杀人罪被桦南县公安局网上通缉。然而就在其被通缉两年后,杨立民改了名字,并将户籍迁出。据杨立民供述,其2002年改名将户籍迁出,2017年又将户口迁到广西南宁市。

记者注意到,杨立民更名为杨志远落户桦南县林业局的时间为2006年。据桦南县人民法院刑事判决书显示,桦南林业地区公安局新林派出所相关民警证实,曾给杨志远签批过小城镇落户,主要依据外勤民警的签署意见及小城镇落户审批表、申请书、户籍证明、户口注销等相关材料签批并盖章。

桦南县林业局新林派出所原外勤民警陈某某于2006年9月将杨立民更名为杨志远落户时,未认真履行职责,在未调查核实的情况下,签署同意办理户籍意见,致使杨立民使用杨志远身份继续潜逃。

2018年1月18日,陈某某主动到桦南县监察委员会投案,称2006年为杨立民落户系听从治安科领导刘某某安排。据悉,刘某某已于2010年突发脑梗去世。

2018年4月19日,陈某某被判处犯玩忽职守罪,免于刑事处罚。

至于2002年,杨立民如何将户籍从桦南县迁出,迁往何地,相关材料中并未体现。张纪宏表示,至今这一过程仍然成谜,相关责任人也未受到处理。

目前,张纪宏已向佳木斯市监察委递交复查申请,希望对杨立民落户进行彻查,目前尚未得到回复。

2019年7月5日,黑龙江省佳木斯市中级人民法院以故意杀人罪判处被告人杨立民无期徒刑,剥夺政治权利终身。/受访者供图

2019年7月5日,黑龙江省佳木斯市中级人民法院以故意杀人罪判处被告人杨立民无期徒刑,剥夺政治权利终身。/受访者供图

5 嫌犯落户深圳经商,家人帮忙迁户籍

就在杨立民落网后一年,该案的最后一名在逃嫌犯闫文臣于2018年10月18日在深圳落网。与杨立民类似,其一直冒用“刘金宝”的身份潜逃。

据悉,在得知李少松死亡后,闫文臣便逃到深圳打工,常给家里打电话报平安。2003年,闫文臣给哥哥闫文君打电话,要求为其办一张新身份证。随后闫文君与父亲闫永海(已故)花300元钱在巴彦县找人为闫文臣办理了新身份,名为“刘金宝” 。2005年10月,闫文臣开始以“刘金宝”的身份在深圳经商,并缴纳了社保。次年,闫文君夫妻二人先后来到深圳打工。

2009年,闫文臣通过高级技工考试,找代办把姓名为“刘金宝”的户口迁移到深圳。

据悉,闫家两兄弟在深圳期间,做起了生意,先后开了两家店。2013年,闫文臣出钱帮助闫文君夫妻开了一家五金建材批发商店。次年,闫文臣以“刘金宝”的身份在该建材店对面开了一家烟酒商行。

2018年,桦南县公安局经调取闫文臣的社会关系,进行多次梳理、研判、分析,并通过大数据等技术手段进行筛查、梳理,认为居住在深圳市的“刘金宝”极有可能就是漂白身份的闫文臣。

同年10月,桦南县公安局侦查员在深圳将“刘金宝”抓获,据其供述就是在逃18年的命案嫌疑人闫文臣。

在警方对闫文臣实施抓捕时,闫文君从建材店内冲出,谎称闫文臣为其老乡“刘金宝”。同日,警方对闫文君犯窝藏、包庇罪一案立案侦查。

2019年12月31日,闫文臣因犯故意杀人罪,被判处无期徒刑;闫文君犯窝藏、包庇罪,被判处有期徒刑三年。

一审宣判后,张纪宏一方就民事部分提出上诉。目前,该案二审仍未开庭。

张纪宏称,至今未得到5名被告人任何民事赔偿,只希望能够得到公正的判决。

6 嫌疑人被判包庇罪,家属申请再审

除对杨立民落户存在疑问,张纪宏对于嫌疑人之一的陶龙被判处包庇罪也存有疑问。目前,张纪宏已向黑龙江省高级人民法院提出指令下级人民法院再审的申请。

张纪宏认为,法院认定陶龙犯包庇罪的定性错误,应当以故意杀人罪追究其刑事责任。她认为,根据几人的分工安排,由杨立民、魏斌施行具体的杀人行为,陶龙负责接应,隐藏犯罪工具,其深度参与策划并实施的行为,符合共同故意杀人罪的行为要件,理应按照故意杀人罪追究其刑事责任;同时,陶龙在得知李少松被杀后,并未主动投案,而是逃跑,符合共同故意杀人后潜逃的特征。

张纪宏告诉记者,检方也指控陶龙为故意杀人罪,然而法院却判处其包庇罪,最终陶龙被判处两年有期徒刑,缓刑三年。

根据佳木斯中级人民法院的判决书显示,佳木斯市人民检察院指控魏斌、陶龙构成故意杀人罪,魏斌系主犯,陶龙系从犯。法院审理认为,陶龙没有杀人的故意和行为,不构成杀人的共犯。但得知杨立民、魏斌可能已犯罪后,帮助其隐藏凶器,其行为构成包庇罪。

张纪宏认为,审理陶龙的审判长李韶伟将陶龙的罪名定为包庇罪,判决书中并未对此进行说理,而是一笔带过,致使陶龙逃避了故意杀人罪的法律制裁。

据悉,李韶伟已于今年被查。通报显示,佳木斯市中级人民法院审判监督一庭原庭长李韶伟不认真履行工作职责,严重违规超审限,对黑龙江省高院两次发回重审的严重刑事犯罪被告人取保候审,久拖不办长达十年,致使恶势力犯罪人员未受到应有的法律制裁,涉嫌玩忽职守罪;私自留存制式子弹,涉嫌非法持有弹药罪。

目前,李韶伟已被开除党籍,开除公职处分,涉嫌犯罪问题移送检察机关依法审查起诉。